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冬去春来——新的相逢
冬去春来——新的相逢

冬去春来——新的相逢

对于情侣来说,最快乐的日子莫过圣诞和新年。可是今年的这两个节日,成为千夏和优子伤心的回忆之一。

  圣诞。千夏首选的计划,是邀请优子来家里玩。

  「千夏。。。对不起」

  「爸爸今年突然心血来潮,说什么『全家人一起到高级饭店吃圣诞晚餐』。

  真是烦死了,可是实在没办法。。。」

  「是吗。。。」

  千夏被迎头浇了一盆凉水。

  「实在是对不起。新年的时候绝对什么都不安排,只留给千夏好吗」

  就这样千夏打算好的甜蜜圣诞泡汤了。

  这之后千夏试着邀请了瞳。

  「被优子甩了吗?」

  「她们全家要一起过圣诞,还是早就说好的,一点辙也没有」

  「真遗憾,不过我也不行」

  「喂喂!」

  经受双重打击的千夏感觉自己要死了。

  「爸爸妈妈老来浪漫,为了重温新婚的感觉,非要两个人去旅行。只剩下我和弟弟孤孤单单的过圣诞了」

  千夏本想连瞳的弟弟一起邀请,想想还是算了。瞳一定已经做好了圣诞节的准备,千夏感觉。

  「我弟弟平常虽然够讨厌的,可不管怎么说还是我弟弟嘛」

  千夏终于放弃了。最终和母亲两人一起度过圣诞。

  紧接着新年到了。元旦那天优子一大早就给千夏家打电话,却听到一个意外消息:

  「感冒了?」

  「还相当严重呢。也不知道怎么搞的。。。」

  千夏的妈妈在电话那头发愁地说。

  「我马上去看她」

  「现在不行。传染给优子可不得了。过一段再来吧,好吗」

  「那好,我会再打电话来」

  「是啊,到时候就可以直接和千夏说话了」

  全无指望了。优子最终一个人去了新年参拜,祈祷千夏早日康复。

  结果这一年,两个人第一次见面,是在第三学期的开学典礼上。

  「千夏的身体可够虚的啊」

  「谁说的。。。一时不小心罢了」

  看着千夏嘴硬的样子,优子觉得分外开心。

  「那这段时间欠下的,可要补上啊」

  「什么?」

  优子看看四周,神秘兮兮地把嘴凑到迷惑不解的千夏耳边。

  「做 爱 啊」

  「也是啊哈」

  冲着优子笑眯眯的千夏,开始盘算着在学校里什么地方做比较好。

  「这儿可不可以进啊」

  优子不安地说。

  「没事儿的,谁也不会来这里啦」

  千夏带优子来的地方,竟然是学校的作法室。

  「还是头一次在塔塔米上做呢」

  优子点点头答到:「是啊,要是有被子就更好了」

  开学典礼后的正午,校舍里空空荡荡。作法室附近没有教室,更是寂静无人。

  「好喜欢。。。」

  优子闭上眼睛,等待千夏温暖的唇。

  「嗯。。。」

  静寂中回响着两人接吻和衣衫磨蹭的声音。空气中弥漫着美艳的情欲气息。

  「。。。啊」

  缠绕的舌恋恋不舍的分开来。

  「千夏,等一下。。。」

  优子默默的脱去校服,由于教室里暖气不足,优子穿的很厚。一件一件地脱下来,剩下紧身上衣,胸罩,肥腿短裤和高统袜,所有都是纯白的。

  「优,不冷吗?」

  千夏担心的问。

  「没关系。。。」

  优子抚摸着千夏校服外柔软的围巾,继续说道「冷的话,你会帮我暖暖的。。。」

  千夏一把搂住优子,托着她的腿将其慢慢放倒在塔塔米上。

  「千夏也。。。把衣服脱了。。。」

  听了优子的话,千夏胡乱脱去制服,浅绿胸罩,连裤袜。

  「优,我帮你暖和暖和」

  千夏将身体贴紧优子,互相传递着皮肤的体温。两人的唇再次接吻,紧贴的肌肤轻轻地摩擦着。热吻之后的唇移向优子的颈部,优子感到温暖的气息。千夏轻舔着,时而用力吮吸着,在优子脖子上留下几个淡淡的印记。优子紧紧抱住千夏,把全身心交给心爱的人。

  「优。。。」

  「啊。。。啊」

  千夏将优子翻过身来,亲吻她光滑的背脊。

  「嗯啊。。。」

  优子的肌肤透出少许绯红。千夏稍稍抬起优子上身,脱下她的紧身衣,取下包藏着小小乳房的胸罩。等优子再次躺下,千夏的舌已在爱抚柔软的乳房,吸吮娇小的乳头。优子随之发出可爱动听的娇吟。

  「啊啊」

  听到优子超于平常的呻吟声,千夏在优子耳边轻轻问道

  「那么舒服吗?」

  「啊。。。嗯」

  优子呻吟着回答,千夏的手指和舌继续肆意翻弄着。

  「接下来是该这里了」

  千夏的手侵犯到优子的下半身,伸进大短裤里,却又摸到一件内裤。

  「这么冷吗?」

  不知兴奋还是冷的缘故,优子脸颊通红地点着头。千夏的手指毫不犹豫地插进里层内裤中。

  「今天够厉害的啊」

  千夏感觉着指尖粘粘的东西说道。优子羞耻地颤抖着。千夏将沾了粘液的手指放到嘴边尝了尝。

  「嗯。。。」

  比平常的味道浓了好多。这么粘稠,且稍稍发白的爱液还从未有过。千夏利索地脱下优子的双层内裤,躺在优子身边,用手掌抚弄阴部。

  「忍了好久吧?」

  「。。。嗯」

  优子用微颤的声音回答。

  「见到千夏以前一直忍着。。。」

  「是吗,那。。。」

  千夏开始调戏优子的秘部,不一会儿爱液就流了出来。千夏故意用手指沾了点儿放到优子眼前。

  「看看,都这样了耶。。。」

  优子转过眼去不看。千夏毫不留情的把手指放到优子嘴边,强迫优子张开嘴,把手指放进去,让她舔食自己的爱液。优子舌尖感觉着爱液刺激的味道,得到一种莫名的快感。

  「优。。。想看你丢的样子」

  说着,千夏的头埋进优子两腿间。

  「啊!」

  优子急速地喘息起来,忍耐许久的情欲如堤坝决口一般狂泻出来。

  「啊,啊。。。啊!」

  千夏用舌头将源头泻出的爱液全部舔净,比平常浓缩好多的爱液散发出动物特有的味道,激发着千夏的性欲,下身也湿润了许多。

  「啊。。。千。。。夏!」

  手指接触到阴核,在包皮上轻轻揉动,优子扭动腰肢,阴蒂从包皮里解放出来,象一个气喘吁吁的小家伙,眨眼的功夫长大许多。和千夏舌尖相遇的瞬间,它的主人发出高声的娇吟。爱液在舌戏之下愈流愈多。

  「啊!!」

  当千夏吮吸阴蒂,手指在秘洞入口徘徊之际,优子丢了。全身一下子失去力量,在塔塔米上粗重地喘息。空虚的双目中闪烁着隐隐的泪光。柔嫩的肌肤透着快感的潮红,和雪白的高统袜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
  进入二月,三年级学生可以自由到校。因为来不来都可以,所以只有少数准备升学考试的学生来校复习。因此三年级的教室经常空着,成了秘密约会的好地方。不过千夏和优子从不在那里做。因为谁都可以自由出入,所以是个危险性极高的地方。即使两人的关系全校皆知,但只要行为没有被老师发现,就问题不大。否则,就会因「不纯交往」被无限期停课处分。十年前出台的这条制度曾经落实在许多对牺牲者身上,都是因为在教室里发生性行为被偶尔路过的老师听见撞破。所以两人不敢冒险。

  二月的重要日子之一是情人节。在霞丘学园更是热闹非凡的节日。女孩子们大多喜欢在这一天表达出积蓄已久的情怀。男孩子只有在这一天追求女生,因为除此再无机会。表白情怀的场所大多在三年级教室,当然也有其他地方,比如突然在大家都在的教室里,给对方一个惊喜。已经在恋爱的两个女孩子之间大多在当天交换情人节礼物。同时也和其他人互送巧克力,总之非常热闹。

  千夏先和优子约好。

  「优,情人节一定来我家」

  「当然!」

  优子打算送千夏自己做的巧克力,早早做了准备,还练习了好几回。按程序准确无误地从头做起,最后弄上LOVE的字样,自信满满的完成。还剩好多巧克力,干脆把送别人的也做了出来。情人节当天很冷,千夏和优子一同来到学校。

  「优,你就等着看吧」

  优子的心充满期盼,到底千夏会给自己什么礼物,实在好奇的不得了。当然自己做的巧克力也准备到千夏家里后再送。换鞋的时候,两人都吃了一惊。

  「哎?」

  优子惊叫起来。千夏把鞋箱里的东西拿出来,光看大小就知道大概是那个东西。

  「优也有吗?」

  「啊,和千夏的一样」

  都是扎着丝带的纸盒。

  「不会是那封信的主人吧。。。」

  两人同时想起运动会后那封奇怪的信。

  「看看里边」

  进教室坐好以后,优子解开了丝带,小心打开包装,看到一个盒子,外面附着一张卡片。

  「我也有啊」

  千夏说道。

  俩张卡片对照一看,内容大致相同。

  「谨代表对优子姐姐的爱,期待能得到姐姐甜蜜的吻 M」

  「谨代表对千夏姐姐的爱,盼望能得到姐姐温暖的怀抱 M」

  诸如此类的话。

  「什么意思嘛。。。」

  「不过这东西很贵的,看起来不是送一般朋友的那种巧克力。。。」

  两人越想越不解。优子将其它的巧克力送给律子,朋美和亮子。千夏也加入交换巧克力的行列。拿到优子自己做的巧克力,大家都吃了一惊。

  「优子,真的可以吗?」

  「哎?」

  「优子自己做的巧克力,应该送给千夏才对啊」

  「。。。这个。。。」

  千夏搂住稍有不安的优子肩头。

  「优」

  悄悄耳语道:「是用剩材料做的吧?」

  优子扑哧笑了一声,点点头。千夏好像松了口气。

  「那就没什么了嘛」

  优子象受到赦免一般,傻笑着看着大家,另外三人也放下心来。

  然而朋美有些反常,似乎总是心神不宁。

  「朋美,怎么了?」

  朋美含糊其词,和大家品评了一会儿巧克力,突然离开大伙。

  「朋美?」

  朋美跑到教室门口,和刚进来的那个人说到「江藤,给你」

  教室里突然寂静下来。所有的人都为这突然而来的沉默感到紧张。短短的瞬间象过了很长,教室里的时空似突然迟缓一般。朋美鼓足勇气举着自己的巧克力,全班的视线都集中在江藤身上。

  「谢谢了」

  江藤露出温柔的笑容,接过礼物。

  「还有信。。。好好看看」

  朋美用低不可闻的声音说完这句话,一溜烟跑出教室。律子随后追了出去。优子,千夏,亮子默默注视着江藤,对方却一动不动站在那里。

  「朋美真了不起啊」

  优子脱口说道。

  「江藤嘛。。。看上去挺不错的,适合做朋美的男朋友」

  亮子说道。谁知千夏突然插道:

  「就剩你自己了,怎么办?」

  「怎,怎么办不行!」

  亮子有点挂不住,千夏偷偷笑着。教室又恢复喧闹,江藤一付无动于衷的样子,那就是女孩子们所谓的「帅呆了」。

  放学后,千夏和优子急急忙忙走出教室。

  「千~夏!优子!」

  瞳在身后大声叫住俩人。

  「给你们,巧克力」

  「Thank you,瞳,这是我给你的」

  「啊,还有我的」

  俩人把准备好的巧克力放到瞳的手里。

  「瞳,优这个可是自己做的」

  瞳听了一愣。

  「优子,这样好吗?」

  「没事的」

  「反正是剩下的」

  千夏美滋滋的说。

  「太高兴了,是自己做的呢。优子,谢谢了」

  到了千夏家后,优子首先道歉。

  「对不起千夏。。。自己做的巧克力,应该只给千夏一个人的」

  「做的时候在想些什么?」

  「嗯。。。」

  思索着千夏的问题,过了一会儿才回答。

  「在想怎么让千夏高兴」

  「边想着我边做的对吗?」

  「嗯。。。」

  「自己做的礼物就很让人高兴,而且,想着对方做出来的东西就更让人高兴了」

  千夏继续说道:

  「所以,优想着我做出来的巧克力,即使分给别人点,我还是一样的高兴」

  「千夏。。。」

  「优是那么。。。喜欢我,通过这个巧克力都告诉大家了」

  「千夏。。。喜欢你,好喜欢你」

  优子挽住千夏的胳膊,被千夏的温柔感动着。

  「久等了」

  在千夏房间等了一会儿的优子眼前,出现了一个巧克力蛋糕。

  「特意为优做的」

  这是预想之外的事情。优子高兴极了。于是也从书包里拿出给千夏的巧克力。

  「千夏,我做的巧克力,虽然已经乱送了一气。。。」

  「说什么呢」

  坐在优子正对面,凝视着优子。

  「实在太高兴了,谢谢」

  静静地,探身越过放巧克力的小桌,送上比巧克力还甜的吻。互相感觉对方柔软的舌,俩人的心激荡着。

  「嗯。。。啊」

  两唇分开,千夏正嫌不够时,优子已开始下一步动作。

  「千夏。。。做一些让你更满足的事吧。。。」

  顺着优子的目光指向,千夏默默地坐到床边。优子跪到身前,掀起千夏的裙子。

  「优。。。」

  头伸进裙中,闻到那种令人兴奋的味道,手指隔着内裤抚摸肉缝。

  「啊」

  只是轻轻抚摸,敏感的千夏便呻吟出来,心跳加快,下腹部立即传来一股热流。

  「呜。。。」

  优子的唇亲吻着千夏的鼠蹊部,在柔软的地方留下几个印记。一会儿舔,一会儿轻咬,不时用手指有节奏的轮番抚摸着,不一会儿千夏的内裤就湿润了一块儿。

  「千夏,舒服吗?」

  优子在裙子里问到。然而千夏没有回答,此刻的感觉已无法用言语表达,只能用呻吟来代替。

  「啊啊!」

  优子的舌从内裤上进攻着阴唇,爱液透过内裤沾到舌尖,刺激着味蕾。内裤的湿迹随之扩大。

  「哇。。。嗯。。。」

  千夏按住优子的头,优子鼻尖抵到了阴埠上,淫荡的气味刺激着鼻腔,优子也性欲昂昂。隔着内裤继续攻击,手指调戏敏感的花心。千夏更加剧烈的喘息起来,优子突然隔着内裤,使劲吮吸起爱液来。

  「啊嗯!」

  千夏保持不住现在的姿势,终于倒在床上,同时优子也从裙子里探出头来。

  「千夏,脱下来吧」

  说着解开千夏裙子的挂钩,抬起千夏的腰,将裙子拉下来。然后伸手至内裤边缘,

  「好淫荡的味道啊。。。」

  轻松地脱下内裤,内裤接触阴部的地方一大片黄色的痕迹。优子故意将那块痕迹放到千夏眼前。

  「看啊,自己闻闻」

  看着自己的痕迹,千夏感到一阵羞臊,然而那种动物的味道更增添了性的刺激。优子特别喜欢千夏的这种味道,那是千夏发情的表现,也是自己的兴奋剂。

  「这儿也想让你看看」

  优子再次进入千夏两腿间。千夏的阴部闪着妖艳的光。用手指分开紧闭的秘唇,将舌头伸了进去。

  「啊!」

  优子的舌头在阴唇间活跃着,调戏着那色彩鲜红的部分。千夏象猫一般呻吟出来,阴蒂探出头来,用手指一摸,高大的身躯就颤抖起来。

  「啊。。。啊。。。啊啊!」

  穿着制服的优子,把另一只手伸进自己的裙子里,一边玩弄千夏的阴蒂,一边在内裤里挑逗自己的那个。自己的爱液沾在手上,一种淫靡的感觉。下颚上都沾满了千夏花蜜的优子,忘情地舔着千夏的整个阴部,从阴唇内侧到尿道口,到阴蒂根部,用灵巧的舌尖巧妙的攻击着。

  「嗯。。。啊!丢。。。丢了!」

  「千。。。夏。。。千。。。」

  优子也因手淫变得兴奋异常,继续攻击着千夏的要害。舌头拼命舔着,连玩弄阴蒂的手指都缓了下来。千夏使劲用两手抱着优子的头,优子试图在自己高潮之前把千夏送上绝顶。于是把阴蒂含在嘴里,用舌头一边挑逗,一边轻轻吮吸。

  「咿啊。。。。!」

  千夏的手失去力量。失去压力的优子继续亲吻着千夏的淫唇。自己的内裤已经脱到膝盖,两腿夹着右手继续自慰。随着手指的加速动作,喘息渐渐粗重。沾满粘液的阴部发出淫荡的声音。

  「嗯啊!」

  嘴唇离开千夏的阴部,专注地爱抚自己的阴蒂和蜜唇。跪着的姿势已保持不住,左手撑地倾斜地坐着,使劲用手指揉着。流出的爱液把高统袜都弄脏了。

  「啊啊。。。啊!」

  上身优美的挺起,优子也到达了顶峰。时光飞速流逝,不知不觉到了立春,昼夜的温差开始明显,空气中的花粉也越来越多。朋美的春季比大家来的都早,那是因为有了江藤的缘故。回想那天送巧克力的勇气,连自己都不敢相信是真的。

  这时候,三年级的毕业典礼已经开过了。三年级的教室也完全空了下来。千夏和优子考虑再三,终于决定利用那里。

  「老师绝对不会来的,应该不会有问题」

  「真的吗?」

  优子还是有些犹豫,但还是拗不过千夏。

  这天放学后,两人上了三楼。

  「千夏」

  优子小声喊着千夏,指着一间关着门的教室。里面虽不象有人的样子,却隐隐听见风声从门缝传出来。

  「等等优,你听,怕我们的声音也被听见呢」

  「那,那边怎样,离的比较远」

  俩人来到走廊尽头的一间教室前。优子先打探了一下周围的情况。

  「OK,这里没问题」

  开门进去,只见讲台和几张桌子。

  「嗯?这儿不是教室啊」

  「等等,这儿好象谁用过啊」

  不顾千夏的担心,优子关上了门。

  「喜欢你。。。」

  「优」

  「真希望二年级也能和千夏一个班」

  看着优子发愁的样子,千夏忙好言安慰。

  「没关系的,选的科目都一样,而且。。。」

  「而且?」

  「我们的心连的那么紧,老天一定不会辜负我们的」

  千夏说到一半就激动的说不下去了。优子动情地投入千夏的怀抱中。

  「是啊,一定会的」

  俩人深情地吻在一起。

  「嗯。。。」

  时光之轮如停顿一般,两人深深长吻着。唇和舌交织出的快感将两人一步步带向天国。

  「。。。嗯。。。」

  亲吻之中,千夏的手已开始游戏,优子小巧的臀部成了第一目标。

  「啊。。。千夏好坏啊」

  「明明喜欢还这么说」

  千夏改从优子身后抱住她,紧紧地搂着。

  「想让我摸哪里?」

  「这里」

  优子顺从地撩起裙子,指指那个地方回答。

  「这里?」

  「嗯」

  千夏拉开优子的内裤,抚摸她淡淡的阴毛。

  「嗯。。。」

  「怎么样?」

  「使劲。。。」

  优子贪吃的很。千夏决定让她舒服个够。

  「把腿分开」

  千夏抱着优子坐在桌子上,优子在千夏的腿上张开两腿,情欲勃发的优子,花心处已开始湿润。

  「这就湿了啊」

  千夏在优子耳边小声说着,顺势咬了一下她的耳垂。一种快感传遍优子全身。千夏的手指更大胆地逗弄花瓣,优子的腿张的更开,把膝盖上的内裤撑的好长。就在即将失去理性的时刻,发生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。

  卡拉。

  「呀!」

  「啊!」

  「啊。。。哎呀!」

  开门的是一个女学生,已经吃惊的说不出话来。由于两人面对门而坐,优子那难为情的部位肯定被看见了。千夏慌忙用手捂住优子的秘处,优子也赶紧合上两腿,把千夏的手夹在中间。

  「啊。。。对不起」

  女生说完就跑了。

  「啊,等等。。。」

  人家根本来不及听到这句话。

  「倒是把门关上啊。。。」

  千夏嘟囔着。

  「优。。。。。。」

  「。。。被看见了吧。。。」

  「可能吧。。。」

  「会不会去告诉老师呢。。。」

  千夏默不作声,优子也沉默不语。两人心慌意乱,无心做下去,赶紧离开。接下来的好几天两人都心惶惶的。

  「怎么了?这不象平常的千夏嘛」

  亮子冲着千夏问道。

  「啊,没事,没啥」

  「没事才怪呢,怎么不和优子形影不离了,这不象你啊」

  照平常的千夏,这时候该大吼一声「那怎么样才象我!!」,可是今天什么也没说。

  「优子也不对劲,到底怎么了?」

  「没什么。。。」

  看着满面愁云的优子,亮子揶揄道:

  「该不会是吵架了吧」

  「不是的,没有那回事」

  亮子终于放弃了。知道怎么问两人也不会说实话的。

  午休时,瞳突然来到教室里。

  「千夏,优子,有点事。。。」

  俩人紧张的气都不敢出,跟着瞳来到走廊里。

  「学生会副主席想见你们。。。放学后来一下好吗?」

  俩人对视一眼,学生会主席已经毕业了,所以叫她们的就是学生会的最高责任者。

  「。。。知道了」

  「优子也没问题,对吗?」

  「啊,啊」

  「那就拜托了。放学后在一楼办公室」

  放学后,两人无精打采的来到学生会门前敲门。

  「请进」

  优子豁出去地打开门。

  「啊,来了。谢谢,请坐,我给你们倒茶」

  住吉亚由美,副主席,下一期主席。被这样的人物叫出来,两人非常紧张。然而眼前的和睦气氛出乎两人意料。中等部开始,就久闻亚由美的大名,但说话还是头一次。

  「我来了,啊,你们已经来了」

  瞳来晚了。

  「瞳是你们的好朋友吧,这太好了」

  亚由美似乎真的这么想。

  「请」

  「啊,谢谢」

  亚由美微笑着坐在两人对面。千夏紧张的忘了拿开嘴边的茶杯。

  「你们俩关系很好吧」

  优子闻言一震。

  「的确是好的不能再好了」

  瞳附和着接道。千夏开始有些不耐烦。

  「我想向你俩道歉」

  亚由美说道。

  「为什么?」

  优子奇怪的问。千夏紧张的喉咙发干,赶紧喝了一口红茶。

  「在你们快乐的时候突然打扰」

  千夏吓得呛了出来。

  「啊,那。。。那人是你?!」

  「对不起。。。那个房间从四月开始归学生会所有,所以我想去看看。。。

  谁知。。。」

  所有人都沉默无语。

  终于千夏打破沉默。

  「是不是要开除我们?」

  又是一阵沉默。

  「不会的」

  瞳先回答道。

  「是的。我并不想拆散你们。。。相反支持你们。实际上我也。。。」

  接下来的话让人吃惊。

  「也有喜欢的女孩子。。。」

  千夏和优子有点无法适应发生的一切。不过首先自己的安全有了保障,可以先高兴一下了。

  「可是,学生会不是禁止这个的吗」

  优子问道。

  「因为主席讨厌这个」

  瞳答道。亚由美接着说:

  「如果你们被主席看见的话。。。可能已经不在这个学校了」

  千夏又不安起来。

  「没关系,我们不会那样做的,把相爱的人拆散可不行」

  听了亚由美定心丸似的话,千夏和优子相视笑了。

  「不过,有个请求」

  「什么?」

  「山崎同学,能否加入学生会?毕竟你当过学习委员」

  「这个。。。」

  面对下届主席的直接邀请,优子只想到参加学生会就会影响和千夏在一起。

  「一片好意啊。。。」

  「嗯,果然如瞳所说」

  「是吧」

  亚由美和瞳对视苦笑。

  「到底还是和千夏在一起重要」

  听着瞳的话,优子只有点头。

  「还有一个请求」

  亚由美的表情变得严肃了。

  「请告诉我如何表达。。。表达爱的感情。。。」

  学年末。期终考试过后,只有上午有课了。这一天下课后,学生会办公室里,亚由美一个人不安地踱来踱去。这时,门外响起敲门声。亚由美说声「进来」,

  门开了。

  「亚由美?」

  「麻佐贵。。。」

  「什么事?」

  「嗯。。。能否出任我的副手?」

  「当然」

  「太好了!」

  「就这事?」

  「嗯,还有。。。」

  「什么?」

  「嗯。。。我怕说出来不太好,可是,可是不能这样欺骗自己。。。还是说

  吧」

  「嗯」

  「。。。我喜欢你」

  「亚由美。。。」

  「很久以来,一直喜欢你。。。」

  春天的脚步,越来越快了。第五章新学年-神秘少女的潜藏欲望新学期开学典礼开始前,千夏和优子一同来到布告牌前。这里早已人山人海,都在伸脖子看张贴出来的分班名单。

  「千夏,在一起,在一起!」

  优子大声叫了起来。

  「太好了。。。能和千夏在一起」

  千夏紧紧握着优子的手,优子用力回握着。两人继续寻找其他朋友的名字。

  「啊,亮子和小笠也在一起。。。就朋美离开了。不过朋美和江藤分在一个班,肯定很高兴」

  「是啊」

  终于能再次和优子同处一个班级了,千夏这些天来的不安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  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