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修学旅行
修学旅行

修学旅行

新班级的第一件大活动——修学旅行就要到来了。这次的旅行是北海道的3日4夜之旅。大家提前一个月就开始分组、决定座位等等的准备工作。首先是分组。每个组定员十人,由于各班男生都在十人前后,所以全部归在一个组,也不管什么关系好坏,谁让男生人少呢。女生们可就麻烦了。每个人都不喜欢和自己讨厌的人一组,挑挑拣拣地争个没完。2年E班的女孩子们都那么直率可爱。好不容易调整完毕,分成三个组。

  「那就这么决定了」

  优子宣布分组结束。

  「千夏当组长如何?」

  「开、开什么玩笑!」

  「不是玩笑」

  「哎?不是来真的吧?」

  慌乱的千夏和智佐惠的对白引来一阵欢笑。

  「我不干」

  「我可觉得很合适。算了,不干也罢,我当好了,但是千夏必须作我的候补」

  「又想随便使唤我了吧」

  「说什么呢,怎么会!」

  千夏理所应当和优子一组,同组还有智佐惠、悦子、亮子和律子,律子中等部以来的朋友原田香澄、武井美宝,亮子田径部的好友松浦茜,以及茜的旧知饭泽聪美都在2年E班3组。

  「这次的阵容好整齐啊」

  茜小声说道。

  「茜和亮子和千夏都到齐了嘛」

  优子故意把班上三个大高个放到一起说。亮子立即回敬:

  「那优子智佐惠和悦子就是无敌学生会支部喽」

  第3组的成员们立即热闹起来,一点也不输于其他组。

  「对了,可能第二晚和第三晚要分成四人和六人两个房间。。。」

  优子把从领队老师那里听来的消息说了出来。

  「问题是怎么分才好啊」

  大家都陷入思考之中。

  「大家都睡在六人房间里怎么样?」

  悦子玩笑的一句话,智佐惠竟然跑去和领队古林老师商量,结果被立即否决了。

  「没通过」

  「根本没可能的嘛」

  智佐惠的无为举动招来的是千夏冷冰冰的评语。

  「千夏,你去试试看,没准行呢」

  「为什么」

  「用你的拳头一挥就成了」

  「喂喂」

  大家一起制止智佐惠的怂恿。

  「我怎么下的去手啊」

  「是啊是啊,千夏对古林老师有感情的」

  优子的话逗得大家大笑起来。

  「不、不是的,只是。。。」

  「只是?」

  千夏解释起和古林老师的关系。那还要从中等部时说起。年轻的古林当时是国语老师。经常和不良化的千夏打招呼。起初千夏不理不睬,后来慢慢开始有了交流。古林很理解千夏的心情,这也是千夏对他能敞开心扉的原因。古林掌管图书馆时,千夏一到校肯定去图书馆和他谈心。后来古林去研修留学,离开学校,千夏也失去了这个唯一能说知心话的朋友。所以对于千夏来说,中等部的最后那年是最无聊痛苦的回忆。

  「古林老师今年留学回来,配属到我们高等部」

  优子补充道。

  「千夏的经历可真丰富」

  悦子感动地说。

  「可是千夏,从来没听你说过这事啊」

  优子有些不满意地说。

  「对不起。只是觉得没必要说这个。。。」

  话题的确越扯越远了。

  「小早川」

  放学后,优子去参加学生会的定例总务会。千夏独自在教室里发呆时,古林来到身边。

  「老师。。。」

  「终于可以慢慢聊聊了」

  好半天,两人眺望着窗外没说话。

  「你懂事多了」

  「是吗」

  「是的。和那时候的小早川完全是两个人」

  古林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来。

  「那时候的你,根本不给任何人余地的」

  千夏回想起当时。

  「也许吧」

  「内心的痛苦无法对别人诉说,只有我这么一个听众,结果我还去留了学。。。实在是对不住你啊」

  「当时我确实特别生气,可是。。。我不能阻拦老师实现梦想」

  千夏的善解人意是与生俱来的。只不过没人能接受这份善解而已。

  「现在没有我也没关系了吧」

  古林站了起来。

  「好好珍惜你的朋友」

  「嗯」

  还是那么直率,古林想。

  「如果没有山崎,你还会不会改变?」

  「可能。。。绝对还是老样子」

  「你和学生会长是老朋友吗?」

  「。。。是吧」

  古林走到教室门口,问出最后一个问题:

  「和山崎是那种关系吗?」

  千夏迟疑了一下,想起那条关于不纯交往的规章。古林看到千夏的表情后全明白了。

  「明白了。不用担心。不过。。。」

  古林走出教室后回头说道:

  「旅行的时候,最好不要让我看见什么」

  「嗯。。。嗯」

  在古林面前,千夏无法隐瞒任何事,直到今天,他仍然是自己可以信赖的老师。

  离旅行还有一周,大家都迫不及待了。

  「千夏,准备的怎么样了?」

  「还没准备呢」

  「不早做准备怎么行呢!」

  优子格外地沉不住气。千夏少有看见优子这样。

  「那你帮我准备吧」

  「嗯,好啊」

  放学后,优子几乎是扯着千夏往家走。

  「打扰了」

  千夏打开门后,优子直奔千夏房间。

  「啊,怎么回事,这不是准备好了吗?」

  千夏突然从身后抱住优子,优子终于明白千夏叫自己来的真正用意。

  「优。。。」

  「千夏,对不起,最近开会太多,没时间陪你」

  「旅行的时候,要忍耐知道吗?」

  「哎?。。。为什么?」

  「被人。。。被老师看见的话。。。」

  优子捧起千夏的手,亲吻她细长的手指。

  「好想要千夏的手指。。。进入我身体里面。。。」

  近乎淫荡地舔着千夏的手指。千夏一阵麻痒难当。

  「大家都在一起。。。」

  「那,没人的时候和我做好吗?」

  优子不停地舔着。千夏的激动越来越强烈。

  「嗯。。。好吧」

  「真高兴。。。说话算数啊」

  千夏的手指沾满优子的唾液。千夏放开优子,让她面向自己。优子闭上双眼,搂住千夏的腰,接受千夏的亲吻。千夏感到优子的手解开了自己的裙带,当舌头伸进优子嘴里时,裙子掉在地板上。甜美的唾液送入优子口中,优子的手抚摸着千夏臀部。

  「嗯啊。。。」

  「千夏。。。」

  优子的手侵入千夏内裤中。千夏的秘密花瓣被优子弄的麻痒难当,站立不住,抱着优子倒在床上。优子的手从内裤里拿出,脸伏到千夏双腿之间,隔着内裤亲吻秘部。

  「嗯。。。」

  千夏发出动人的呻吟。被优子唾液湿润的部分,另一种液体开始分泌。优子的舌头慢慢舔着秘部,品味着那渴望已久的味道,在优子来说那是一种香甜的滋味。千夏的秘处隔着湿透的内裤清晰可见,那种淫秽的样子刺激着优子的性欲,驱使她更加卖力地舔着。

  「千夏。。。脱下来」

  千夏抬起腰身,让优子将自己内裤从腰间脱下,挂在左脚上。两人的爱戏继续升级。

  「啊!」

  优子的唇将千夏的花瓣整个包住,用力吮吸。奇妙的快感向千夏袭来,优子又将进攻目标转向阴蒂。

  「啊啊!」

  首先从包皮上面慢慢用舌头逗弄。

  「啊!」

  突然将阴蒂从包皮里全部剥离出来,将千夏的性感中心点完全暴露在外面。优子将口唇对准那里,以肥大的阴核为中心用力吮吸起来。

  「呀啊啊!」

  千夏全身颤抖,迎来一次高潮。优子一度离开千夏,将她制服的披肩摘下,解开胸前的纽扣,拉开乳罩的挂钩,千夏柔软的乳房晃动着跳跃出来。

  「嗯啊。。。」

  千夏如痴如醉,任由优子在自己身上的任何行为。优子的小手捉住千夏的乳房,享受着无法将其完全握住的丰满感觉。轻轻地揉啊揉着。

  「嗯。。。」

  乳头被手指刺激的新一轮兴奋向千夏袭来,随着千夏的娇喘呻吟,奶头在优子纤细的指间硬挺矗立。

  「啊。。。」

  优子向千夏乳房低下头去,含住奶头,象婴儿吃奶一般吸吮起来。潮水般袭来的快感将千夏的呻吟声又提高了一个八度。

  「啊!」

  另一只乳房被优子的手不停玩弄着,然后顺着汗涔涔的肌肤滑向下体的爱神之丘。越过茂盛的丛林,到达神秘的性感中心。千夏脸上布满满足愉悦的神情,完全被动地享受优子的性感爱抚。

  「啊啊!」

  上半身和下半身的双重攻击,使快感如电击般走遍千夏全身。几乎麻痹的身体在优子连续的攻击下不停扭动,阴唇在手指的挑逗下动情地开放,露出那神秘的洞穴。洞穴里流出的粘滑爱液,使优子手指的侵入变的轻而易举。

  「啊」

  优子的指尖触及粘膜,爱抚肉洞的入口很浅处的边缘部分。千夏再次全身震颤起来,发出了高声的呻吟。半张着嘴,呼吸急促粗重,优子于此关键时刻停止了指戏。

  「再往里面的部分留给下次吧」

  优子边说边轻舔并咬着千夏的耳垂,亲吻脖子。然后立起身,再次将头埋进千夏大腿间。

  「呀!」

  花瓣间小河决口般流出的花蜜被优子吸吮着,故意发出啾啾的响声。已经自然开放的阴唇被优子动手弄得更加大开,带动小阴唇也左右大大地分开。千夏此时根本感觉不到疼痛,只知道在优子的舌戏下快活地娇喘不停。

  「啊!啊!」

  千夏终于无法抑制,自己用手指爱抚阴蒂。优子执拗地舔着从会阴到肛门周围的所有部位。千夏忘情爱抚着肥大勃起的圆圆肉粒儿,间或大幅度地扭动腰肢,连优子都吓了一跳。千夏毫无保留地表现着自己的快感,脑中已无暇考虑任何事情。从秘部传来的热浪似乎将五脏六腑都烧烫,全身的肌肉兴奋地抖动。优子的脸被紧紧夹在腿间,逼迫着优子努力将千夏带上另一层绝顶。当优子感到千夏腿内侧传来的剧烈震颤的高潮前兆时,最后将手指玩弄着的阴蒂整个含入口中,左右不停地舔吸。

  「啊啊!。。。」

  千夏的呻吟到中途嘎然停止,声音在屋内回响。优子在秘部的唇继续工作,将流出的爱液全部舔起咽下。窗外的晚霞将屋子整个染成红色,全裸的千夏和一身制服的优子,形成奇妙的鲜明对比。

  出发时虽然稍稍阴天,等飞机到达新千岁机场时就已晴空万里了。霞丘学院高等部2年级修学旅行的队伍,老师学生随行人员加起来有250名以上。

  「啊-太高兴了」

  茜欢快的大声嚷着。

  「但愿没有晕车的人才好,坐巴士的次数很多呢」

  组长智佐惠很现实地说道。

  「第一站听说是[花海富良野],有好多好多花呢」

  优子向说这话的美保打听起来。

  「富良野是不是有熏衣草的那个地方?」

  「现在还没开呢,要等到七月才行。不过其他的比如。。。罂粟花和德国爱丽丝等等现在正开着」

  「美保知道的真多」

  「嘿嘿嘿。。。其实我是照导游书宣科而已」

  大家谈笑着登上包来的巴士开始旅程。车身的摇晃令千夏和优子不由自主地靠在一起。

  「不许这么没正经!」

  两人被身后偷窥的智佐惠吓了一跳。

  「什、什么没正经啊!」

  「天晓得,优子看来也那么喜欢那调调。。。」

  「智佐惠!」

  优子满脸都红了。

  初日参观的是富良野和美瑛两地。从未见过的辽阔大地,遥远的地平线,对这些女孩子来说有无限的新鲜感。

  「花儿都向那边同一个方向绽开,象绒毯一般」

  几个少女高声赞美着。从展望台上眺望远方,欣赏美瑛的四季写真展,修学旅行的第一天就这么快乐地过去。傍晚来到,队伍在旭川住了下来。

  「大家看,就是这儿」

  智佐惠领头进入旅馆的大房间,不用说这里早已预备好了十个人的被褥。

  「先到2楼的大食堂吃晚饭,然后去地下大浴场洗温泉,再往后就是自由时间了、具体由亮子安排」

  「好的。大家聚在一起聊天好不好,有没有人反对呢?」

  全员大赞成。还有人想聊一个通宵。至于内容,听了下边的话大家似乎都感觉到点什么。

  「别的组组员,必须嘴比较严的才可以一起听。如果有那种大嘴巴的人闯进来的话,就装作扯些无关紧要的好了」

  大家一起点头。亮子又做出一个决定。

  「先约法三章,那时所说的一切,仅限于这个组内和当时在场的人知道。除此之外绝对不许泄漏」

  全员再次齐齐点头。E班3组的十个人都兴奋迫切地期待那一刻。吃完豪华丰盛的晚餐,早早开始入浴时间。

  「千夏的身体真好看」

  悦子赞叹不已地说。

  「哪、哪里啦」

  「你看我,连小肚子都很明显呢」

  「千夏的胸脯看着就感觉好软。。。」

  智佐惠的眼神都不对劲了。千夏感到危险靠近。

  「让我摸摸」

  「干、干什么啊」

  「怕什么,又不少块肉」

  智佐惠在浴池里强行把手放到千夏乳房上。

  「啊。。。」

  「千夏,有感觉了?」

  「什、什么呀」

  「好敏感啊千夏」

  智佐惠得寸进尺地从后面抱住千夏,放肆地揉弄着丰满柔软的乳房。千夏无计可施,只好任其施为。渐渐地竟然有了那种感觉。

  「优子的乳房也好漂亮啊」

  亮子对比自己的胸部嘟囔着。

  「看我这满身肌肉,真可怜」

  「可是亮子的身材多匀称啊,我根本赶不上你」

  优子反过来羡慕亮子。这些女孩儿永远对自己的身体不满足。每个人心目中都有一个完美的女性标准,为了达到那个目标让甚至她们付出多少代价都愿意。第3组的房间里,除了原有的组员,还多了一个亮子的密友仁科渚。

  「虽然罗嗦但还是要再说一遍:今晚的话题绝对不许外泄」

  千夏对亮子的罗嗦很不耐烦,但知趣儿地没有做声,否则又要被某些人耍弄了。

  「除了千夏和优子,其他人有没有自己喜欢的对象呢?」

  亮子的问题突如其来。然而在场所有人都坦白回答。悦子和律子没有,香澄喜欢班里的一个男孩子,亮子对田径部的后辈男生有好感。美保钟情于一位女前辈,渚眼下虽然没有,过去却曾经被一个男孩子欺骗过。

  「据说那家伙是个GAY」

 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讨论起GAY的问题来。早就听说过那个人的同性恋风传,这么一说倒有一大半人相信了。茜和聪美都说自己喜欢女孩子。最后轮到智佐惠。

  「我喜欢千夏和优子」

  「喂!」

  「那是美佳才对,智佐惠组长」

  两个人一起反击。之后又费了不少口舌解释美佳的事迹。

  「你到底真的喜欢谁呢?」

  茜催促智佐惠吐露真相。

  「要保密啊,我喜欢学生会的园香」

  「哎?」

  最吃惊的是同在学生会的悦子。

  「我怎么一点儿不知道?」

  千夏和优子记起了园香,那是学生会里比较低调的一个女孩子,有一股大家闺秀的气质。

  「知道,是C班的对吧。长得的确很漂亮。」

  大家一致赞同茜的话,园香的确与众不同,不爱抛头露面却很受大家注意。

  「中等部开始就和园香同在学生会,开始也没觉得怎么样,不知不觉才发现,

  好可爱的女孩子啊。。。」

  平日冷静沉着的智佐惠越来越出语惊人。

  「每天见到她,都有一种强烈的欲望想拥抱她。可是,对方仅仅把我看作同在学生会的成员而已,我又不敢贸然。。。怕对方反感。只要她能认真为我完成学生会的工作,我就已经很满足了。。。」

  「怎么可以瞒在心里呢」

  优子说道。

  「亚由美过去也一直不敢和麻佐贵表白,现在不是好了。所以智佐惠你也。。。」

  「优子。。。」

  「这次旅行正好是机会嘛」

  茜不断鼓励智佐惠。

  「嗯,我试试看」

  严肃的话题到此结束。接下来是这些女孩子都热衷的话题了。

  「大家喜欢自慰吗?」

  茜的过激发言震惊四座。

  「反正我。。。喜欢」

  见大家不做声,提问者自己先摊派了。于是一个接一个开始吞吞吐吐地坦白。

  「我做过」

  「偶尔。。。也做」

  外表老实的香澄和聪美都交待自己做过。

  「我。。。没做过。因为一碰到那儿就紧张。。。」

  「紧张?」

  渚的发言引来周围的惊讶。

  「因为不知道会怎么样。。。」

  「能怎么样,肯定很爽的拉。我帮你摸摸?」

  「哎?。。。嗯」

  渚竟然爽快地答应了悦子。悦子坐到渚后面,抱住她。隔着短裤轻轻抚摸阴蒂周围。

  「怎么样?」

  「嗯。。。不知道」

  「那,干脆直接摸」

  所有人都盯着悦子和渚,看她们会有什么进一步的动作。渚的两颊绯红,低低发出「啊。。。」的声音。

  「舒服吗?」

  渚紧张地点了点头。

  「千夏做过吗?」

  「极少」

  「优子呢?」

  「我。。。」

  优子一时不好回答智佐惠的问题。

  「看来优子是很喜欢的了」

  「谁说。。。只是。。。」

  「只是?」

  「想着千夏的事情,就会不知不觉来情绪。。。」

  「说实话了吧」

  渚的脸上露出愉悦的表情,尽力控制着娇喘,样子可爱的不得了。

  「渚,你可就要变成女同性恋了」

  也不知听没听见茜的话,渚在悦子的挑逗下越来越兴奋。

  「大家用什么姿势自慰呢?我是躺着弄的」

  亮子问道。好几个人回答也是躺着。

  「我是。。。四肢趴着做」

  香澄一下成了注目焦点。

  「什么样子?做给我们看好不好?」

  清纯的香澄的发言令亮子首次开始兴奋。香澄没说话,摆出四肢着地的姿势。

  「。。。就这样」

  「香澄真淫荡!」

  智佐惠低声惊叹。

  「是什么感觉呢?」

  「嗯。。。想象着那里和屁眼都被别人看着,特别让我兴奋。。。」

  大家顿时同感。接下来律子说自己在椅子上手淫的次数比较多。

  「那有点儿象男孩子手淫的样子」

  美保大胆地说。优子马上问道:

  「你见过男生手淫吗美保?」

  「见我弟弟、做过。。。」

  弟弟的房间门没关严的时候,自己偷看到弟弟正在做那个。手的动作特别快,那东西也比过去见过的大了好多好多。

  「啊!」

  渚终于忍不住大声呻吟起来。

  「大家一起来一次吧」

  「可是很危险啊。老师来了怎么办」

  茜提醒着玩心很重的智佐惠。渚似乎有些不好意思,再次压低声音。悦子也从渚的湿润中得到了快感。

  「我用钢笔插入过。。。」

  亮子的进一步表述引的大家更加兴奋。

  「出来过吗?我是说,那种、那种液体。用手指沾点儿舔一下」

  「我也是。。。味道不是很好,但很让人兴奋。。。」

  香澄的发言不再象开始那样小心翼翼,优子和千夏都兴奋起来。千夏很少有发言的机会,但听着周围女孩子们的色情感受,又吃惊又兴奋。

  「优子,和千夏接个吻吧」

  「嗯,好的」

  房间里充满了妖异的气氛。

  「喂,优,等等。。。」

  优子热烈的吻令周围一片欢声。律子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两人的吻戏,茜兴奋地一把抱住身边聪美柔软的身体,聪美也抱住她。智佐惠玩笑似的和美保亲了个嘴儿,美保毫不避让地伸出舌头应酬着。香澄用大腿夹着右手扭扭捏捏地动着,亮子也默默地将手伸进内裤中。

  「霞丘学园的同学们注意了,现在开始点名。请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,重复一次。。。」

  悦子加快对渚的指戏,还没泄过的渚马上就要迎来第一次高潮。在大家的注

  目下,悦子快速揉弄着渚的敏感阴核。

  「呀啊!。。。」

  渚的全身颤抖着失去力量。悦子也激动地喘息着,温柔地将渚抱在怀里。

  「渚,好可爱。。。」

  优子说出大家都想说的话。

  「真遗憾,渚不能留在这里。。。」

  「渚,没事吧?能走吗?再不回去老师该来了」

  「。。。嗯。。。谢谢你,小悦。。。」

  渚带着欲求不满的表情站了起来,蹒跚而去。

  「我们还有的是时间对吧。。。」

  智佐惠小声说道。

  「点名了,结束后就铺被睡觉」

  古林走了进来。

  「全员都在这里」

  智佐惠以组长的身份报告。古林和大家挨个打了招呼。

  「女孩子的房间大体上都差不多,可是这个房间的空气有点特别」

  「是吗?」

  「嗯。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吗?」

  「是不是因为这里有一位喜欢老师的千夏的缘故?」

  「智佐惠!」

  千夏发火了。实际上应该说是害臊才对。

  「撒谎吧。小早川可是有自己喜欢的人啊」

  古林说完就走了。除了千夏所有人都吃惊地叫了起来。

  「老师说的难道是我?」

  优子比任何人都吃惊。

  「没关系,老师是绝对可以信赖的」

  千夏这么一说,优子反倒更担心了。俩个人互相看着,亮子突然嚷道:

  「千夏,不许脚踩两只船!」

  「谁踩两只了!!」

  熄灯时间过后,所有房间都关掉了灯,全员钻进自己被窝。不过,刚才没有尽兴的女孩儿们决不会老老实实睡觉的。

  「啊。。。」

  先是亮子按捺不住开始自己摸起来,喘息和呻吟声不一会儿就传遍屋内。无论谁听到这声音,一定控制不住。私聊的声音悄然停止,细不可闻的哼声渐渐此起彼伏。

  「大家都开始啦。。。」

  优子小声和千夏说。千夏抓住优子手腕,近乎粗暴地将其拉了过来。

  「不行千夏。。。在一起睡会有人说的」

  「又不是男女同眠,怕什么」

  「可是。。。」

  「只要不做那种事就绝对没问题」

  也不管对方是否认同,手已经开始摸索优子的胸脯。

  「呀。。。」

  「大家都够厉害的啊。特别是香澄和美保,特别让我吃惊。。。你听」

  传入耳中的正是香澄和美保的呻吟声。只是无法象正常那样过分大声。不过那也掩饰不住那两人的兴奋。

  「我也开始兴奋了。。。」

  「千夏。。。」

  优子将身体靠进千夏怀里。千夏躺着让优子伏在自己上面。这种天气抱在一起稍稍有些热,千夏的手指已经感到优子皮肤上的潮湿。撩起优子睡衣,用手掌包住那小巧可爱的双峰。

  「还是不行」

  优子制止了千夏的进一步动作,从千夏腕间脱出,躺在一旁。

  「周围这么多人,我。。。」

  「嗯,知道了,今晚不做」

  千夏虽然下身都已经湿了,但还是尊重优子的意志放弃了。

  「不来了吗?」

  黑暗中,茜凑过来在千夏耳边问道。

  「。。。我都看见了,你们俩抱在一起的样子好美丽。。。」

  千夏不好意思地向茜看去,吃惊地发现茜的身体暴露在被子外面,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二人,睡衣似乎敞开着,连乳房都隐约看得见。更让千夏感到刺激的是茜的右手放在内裤里,不易觉察地动着。

  「明晚我和聪美还有你俩在一个4人房间,到时候就别拘束,随便做吧。。。」

  「怎么可能不拘束。。。」

  茜的声音越来越奇怪,继续说道:

  「怕什么,你看香澄她们多大胆。。。」

  千夏扭头看去,发现优子也在吃惊地看着同一方向。不远处的香澄和美保,已经同时半裸着身体,香澄的手放在美保的内裤里,美保的手反过来插在香澄两腿间,互相为对方手淫着。两人象两只小猫一般低声呻吟着,和更远处的亮子的呻吟互相回应。

  「明天还要千夏和优子帮我个忙。。。」

  茜一边当着千夏自慰,一边向千夏请求着。那边的聪美突然哼出声来,茜听到聪美的声音,似乎受到刺激,手的动作明显加快。一时间房间内娇喘呻吟此起彼伏,已分不清是谁的声音。有手淫习惯的优子也坚持不住,回到自己被窝开始安慰自己。千夏悄悄把手伸到自己内裤里,发觉爱液已不知不觉流出来了。这个时候如果能让优舔舔该多好。。。

  巴士离开旭川,向小樽进发。

  「没睡醒」

  智佐惠打着哈欠说。亮子已经开始打瞌睡。

  「搞得太晚了吧」

  千夏转身对身后的智佐惠说道。

  「我可没有干什么。不过亮子她。。。」

  身边那位欲望强烈的少女几乎整夜都没停止的呻吟,搞的智佐惠一夜难眠。

  「千夏。。。啊,和优子。。。」

  「可什么都没做啊。我也是受害者,睡不着」

  「优子呢?」

  「睡得好香。。。」

  到达小樽时大家都有些疲倦。在这里大家参观了一些石头建筑和雕塑,就算是市内观光了。

  「下一站是札幌」

  「嗯。明天白天在札幌观光,晚上到函馆」

  从小樽出来时太阳已经很斜了。到达札幌时几乎全黑了。

  「那么就拜托优子做你们屋的室长了」

  优子「没问题!」地回答智佐惠。

  「对了,昨晚说的那件事」

  千夏还未说完就被茜慌忙堵住了嘴。

  「什么?昨天说什么了?」

  优子问道。聪美露出有所悟的神情。

  「什什什什么都没有,别在意」

  晚饭之后洗完温泉。

  「千夏」

  优子和聪美去智佐惠的房间玩的时候,茜悄悄来和千夏说。

  「什么事嘛」

  「我。。。和聪美。。。所以。。。那个请你们。。。」

  千夏明白了,点了点头。

  「知道了。好好做吧」

  茜认真地冲千夏使劲点头致谢。

  智佐惠不在房间里。

  「去哪儿了?」

  「不知道,一声不响就走了」

  亮子回答优子。今晚的气氛不象昨晚那么异样,大家玩着扑克,看着电视,眺望着窗外的夜景。

  「聪美。。。」

  「什么事?」

  茜下定决心招呼着聪美。两人起身回了自己房间。

  「那两个怎么了?」

  律子奇怪地问。

  「难道不会有点好事吗?」

  千夏一言点醒大家。

  「是啊。。。那两人也一直没表白过。。。看来这次的关系要进一步了」

  优子恍然大悟:

  「原来这就是你们昨天说的那件事啊」

  过了一会儿智佐惠回来了,神情恍恍惚惚。

  「去哪儿了?」

  优子象在对牛弹琴。

  「智佐惠?」

  「今天我更睡不着了」

  智佐惠突然幸福地说道。

  「到底怎么了嘛」

  智佐惠只是呵呵地笑而不答。搞得大家毛骨悚然。

  「智佐惠出问题了」

  千夏话音刚落,智佐惠就恢复了正常。

  「谁出问题了?」

  说完又开始傻笑。大家都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她。转眼熄灯时间又快到了。

  「千夏,那两人到底怎么样了。。。」

  走廊里,优子担心地问千夏。

  「聪美会不会喜欢茜呢」

  「是啊」

  千夏无心回答。其实,从聪美注视茜的眼神早明白一切。两人在自己房间门口犹豫了好半天,千夏终于鼓足勇气走了进去。

  「啊。。。」

  茜和聪美紧紧拥抱在一起。聪美的脸上还挂着泪痕。

  「谢谢了,千夏和优子」

  茜终于露出安心的表情。聪美眼里滚着泪花冲两人微笑着,一不小心眼泪又流了下来。

  「喂喂,聪美你哭什么嘛。好像我欺负你似的」

  「嗯。。。嗯」

  不用说那一夜茜和聪美的春宵苦短,千夏和优子在那种春情荡漾的气氛中苦忍着度过一个难眠之夜。看着睡眼惺忪的千夏和优子,亮子挖苦起来:

  「昨晚搞得够激烈的吧」

  「不是我们,是那两个。。。」

  「哎?真的?」

  札幌市内的美丽风光也无法将睡意驱散,千夏和优子越来越瞌睡。茜和聪美有些过意不去。智佐惠也一副睡眠不足的样子,无精打采地和千夏说:

  「千夏」

  「嗯?」

  「和自己喜欢的人亲嘴儿是不是很舒服啊」

  「是啊」

  「你和优子亲过多少回?」

  「记不清了」

  「多的数不清?」

  「是吧。。。问这干嘛?」

  千夏奇怪地反问。

  「我才亲过一次而已。。。」

  千夏脑子转的飞快:

  「昨天?」

  「嗯」

  「怎么样了?」

  「好高兴。。。那种感觉到现在还忘不了」

  下午,一行人向函馆方向进发。千夏和优子总算可以在巴士里美美地睡一觉了。智佐惠也发出了低低的鼾声。其他人也都累了,车里非常安静,傍晚到达函馆。今天改成昨天的四个人加上智佐惠和亮子住6人房间。晚饭后的安排是坐缆车观赏函馆山的夜景。千夏和优子以太累为由留在旅馆里。

  「优。。。想看夜景吗?」

  「嗯。。。不过没关系,只要。。。」

  无人的房间里,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。

  「总算只有我们两个了。。。」

  千夏亲吻着优子的唇。忍耐了三天的情欲一下解放出来。柔软的舌缠绕在一起,唾液互相来往着。

  「嗯啊。。。呒。。。」

  嘴唇稍稍分开又转瞬即合。敏感的千夏在口舌刺激下产生了全身的快感。

  「嗯。。。啊。。。」

  慢慢将优子放在地板上。

  「千夏。。。我身上好多汗。。。」

  「没事,我喜欢优的味道。。。」

  小声说着,慢慢脱下优子带有体味儿的白色制服。

  「我爱你。。。优」

  在千夏的甜言蜜语和手指下,优子变成了爱情的俘虏,象中了魔术一般自己脱下内衣,将整个裸体奉献给千夏。千夏也将自己的制服脱下扔在一旁。

  「啊。。。」

  千夏轻舔优子的耳垂,温热的吐息令优子发痒。舌头顺着脖子向下滑动,渐渐到达胸部。

  「嗯啊!」

  奶头突然被含住的优子发出一声惊叫。唾液润湿了坚挺的乳头,令优子发出阵阵奇妙的喘息。

  「啊。。。」

  舌头不听话地挑逗着勃起的奶头,千夏从优子的奶头那里感受到一种不可思议的快感。

  「啊。。。啊」

  优子将自己的手放在被攻击的乳房上,感觉着乳房的柔软。千夏激烈发动舌戏的同时,手指也不停地在乳头上忙碌。一会儿轻捏,一会儿用力揪。

  「嗯。。。啊!」

  千夏将手移向优子的腹部,轻轻触摸到那圆圆的可爱肚脐时,优子便忍不住呻吟出声。千夏的手从那里继续进犯,越过三角地带直奔核心。

  「啊!」

  优子小巧的身体倏地起了反映,千夏的手指已经捉住了肉粒。不仅如此,还继续向深处挺进。在柔软的花瓣之间轻轻爱抚内侧的粘膜。优子打开两腿迎接千夏的进入,千夏的舌继续刺激着优子的胸部,牙齿轻轻一咬奶头,优子便一阵娇喘,自己用手指剧烈地玩弄着另一个奶头,配合千夏在下体的刺激,全身陷入无比的兴奋中。

  「嗯啊。。。」

  优子的爱液开始泛滥,粘稠的液体沾满千夏的手指。千夏的手指开始快速抽插,发出淫荡的声响。

  「千夏。。。」

  呼唤着千夏的名字,害羞一般闭上双腿。然而千夏的指戏愈发激烈,弄出的声音也更加明显。优子的全身开始发热,爱液象河水决口一样越流越多。

  「优。。。越来越湿了」

  优子羞愧难当,然而愉悦已无法阻挡。心灵深处期待更激烈,更刺激的淫乱行为。

  「啊!」

  千夏细长的食指又深入了些许。优子的身体不停震颤着。手淫时虽然经常自己用手指插入,千夏插入的次数倒不是很多。在千夏手指的运动下,优子的全身心都在颤抖。

  「好热。。。优的身体里面好热。。。」

  千夏自身的快感令她情不自禁吐露自己的感受。摩擦粘膜的快感令优子几乎无法喘息。

  「优。。。舒服吗?」

  「舒。。。舒。。。」优子完全沉浸在快乐之中,全身心托付给千夏,准备迎接高潮的到来。千夏忘情地将快感给与优子,仿佛自己的快感是优子快感的一部分。

  「啊。。。啊。。。啊。。。」

  千夏的手指有节奏地往复运动着,啾、啾地发出淫秽的响声,似乎在欣赏一种特殊的音乐。优子则已到了无瑕听任何声音的关键阶段。

  「嗯啊。。。」

  千夏从优子身旁起身,同时拔出手指。接近高潮的优子立即用自己的手指爱抚阴蒂。千夏趴到优子大腿间,疯狂亲吻那两片粉红充血的花瓣。

  「啊!」

  优子高叫出来。爱液被舌头舔起,阴蒂被用力吮吸,全身抽搐般发抖。

  「嗯。。。」

  优子自己舔自己的手指,千夏的舌在阴道口附近舔着。一种沸腾般的感觉深入优子骨髓,剧烈摇晃着身体,向性欲最高峰做最后冲刺。千夏的舌尖刺激着阴蒂,优子的身体向上弯成一个弓形。舌头将阴蒂包皮翻开,毫不留情地挑逗性感核心。

  「咿——!」

  千夏的牙齿轻咬阴蒂,尽管没用力,对敏感的阴蒂来说已是巨大的冲击。些许疼痛伴随剧烈快感袭击优子,优子将千夏的头抱住,使劲向下压。千夏着魔般继续刺激阴蒂,舔,吸,咬,无所不用。

  「啊!」

  优子再次大声呻吟出来。千夏的舌进入阴唇内侧,缓慢移动。

  「啊啊。。。啊!」

  舌尖距离阴蒂根部有短暂距离,微妙的动作给优子带来成倍快感。此时为止优子已少许泄了好几次。

  「啊。。。啊。。。嗯」

  喘息声预示着高潮的即将到来。

  「啊啊!」

  终于发出高潮的呻吟。千夏将下颚上沾附的爱液用手指弄到嘴里,浓厚的味道带给千夏精神上的满足。

  「啊。。。千夏。。。」

  调匀呼吸,起身抱住千夏。感受对方的体温。

  「爱你。。。爱你」

  千夏以一个吻作为回答。

  「你们好了吗?」

  亮子们进来的时候,两人还沉浸在余韵中。

  「啊,对不起」

  毫无诚意的道歉。

  「该洗澡了」

  智佐惠打着岔。千夏和优子感觉刚才所做的都被看见了,羞愧之中,默默穿上衣服。

  「在走廊上都听见了」

  两人被亮子的话吓的说不出话来。

  「你俩可真够激烈的。。。」

  茜说道。优子和千夏只能傻傻地干笑。

  最后一天的上午,在函馆市内参观了五陵郭等日本最早的修道院,下午乘飞机离开北海道。这次旅行对大家来说收获颇丰。

  数日后。学生会再次召开所谓的会议。智佐惠带来了亮子拍的照片。

  「哇,真棒」

  瞳带着吃惊的表情看着。亚由美和麻佐贵看完也赞不绝口。

  「还是姐姐们了不起啊」

  也被列入邀请行列的美佳在一旁看完照片说道。

  「是什么」

  千夏拿过照片一看,脸一下红到耳根。

  「千夏?」

  优子奇怪地看着千夏的脸,接过照片一看,也猛地呆住了。

  「是亮子拍的吗?!」

  千夏逼问智佐惠。

  「是啊,当时你们没发现?」

  「。。。。。。」

  优子只是沉默。那是俩人热吻的照片,从侧脸一看就知道是谁。正是在函馆那夜拍的。只是裸体没有拍进去,这是唯一可以庆幸的。

  「智佐惠前辈,我也想要」

  「好的,让她们去洗几张」

  「美佳!!」

  千夏忍不住发火了。

  「我也要」

  「我也想要」

  瞳和麻佐贵,以至学生会全员都想要。千夏沮丧极了。

  「千夏、优子,这张照片真的棒极了」

  「。。。谢谢」

  俩人的心情复杂之极。一方面害臊,另一方面大家对自己二人那么认同。。。

  那种窃喜的心情很是微妙。

  【完】